惠州有一群医生护士,上班地点在监狱
 

惠州有一群医生护士,上班地点在监狱

发布时间:2021-06-07 08:48:38
 
清晨8点,他们的工作开始了。 穆医生和刘护士如往常一样,提前抵达科室,完成交班流程。作为精神科医生,穆医生一天的工作从视察病犯开始,他需要根据病犯的病情变化调整医嘱,对病情进行记录。刘护士则按照医嘱,对病犯进行配药与注射,履行护士的护理职责。护士为服刑人员静脉注射 他们看上去与平常的医护人员并无二致,但他们的白大褂下,实则还隐藏着另外一个身份。在监狱的高墙电网之下,他们每日面对的病犯,是一个特殊的群体——服刑人员。 在服刑人员面前,他们不仅仅是救死扶伤的医生,更是无私奉献的人民警察。让我们走近这群特殊的医护人员,听闻他们在高墙之下的职业故事。 高墙之下 有这样一群“警医卫” 刘护士从小就有个愿望,那就是成为一名警察。 在梅州,他出生,长大,再大学毕业。毕业后,他在佛山一家医院的ICU病房任职护士,ICU病房的节奏紧张,但繁忙的工作也没能磨灭他的梦想。通过一系列的笔试、面试、体能测试,努力换来了成果,2012年,刘护士穿上警服,任职于广东省惠州监狱。刘护士 开始,面对监狱里的工作,他还有些不适应。监狱的高墙电网,一眼看去,似是望不到尽头。由于工作环境的特殊,在监仓值班时,警医不得携带手机,在信息爆炸的当今社会,没有通信网络是现代意义的与世隔绝。在工作时,生活被压缩成一座围城,仅能容下他、需要救治的病犯与各种医疗器械。 围城内的生活并不轻松。监狱的警医,和一般医护人员一样实行三班倒,在值班期间,无不随时准备应对各种各样的病情及突发情况,一根弦绷紧。光是日常问诊,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疼。穆医生 相对于其他疾病,精神疾病的判定要更为抽象,无法通过简单的一次检查确定。穆医生需要通过耐心的问诊、一段时间的细心观察及倾听身边人的反映,才能初步判定病情。病犯异常的思维模式和无边无际的臆想,常常给沟通带来困难。 据穆医生观察,监狱内的精神病犯群体,不少人的病因都与其早期吸毒、酗酒行为相关;更为深层的原因,则是其原生家庭及成长环境的投射。特殊的原生家庭与成长环境,给病犯带来了深远的影响。 除去救死扶伤,干警的身份还要求他们对服刑人员进行教育改造、规劝疏导,双重身份,双重责任。 被关押进监狱后,并不是所有服刑人员都会完全服从改造。穆医生回忆,有个别服刑人员会不服判刑、拒绝劳动,警医会与态度消极的服刑人员进行沟通,了解他们内心的真正想法。当观察到服刑人员有轻生念头时,狱方会及时进行规劝,帮助其顺利完成教育改造。广东省惠州监狱医院门诊部 有一句话,是这么说的:服刑人员,首先是人,是犯了罪的人,还是可以改正的人。当服刑人员因病痊愈而放弃轻生,因精神康复不再抗拒改造,警医也会感到幸福。 诚然,再精湛的医术,背后都离不开人性关怀的支持,对于监狱的“警医卫”们来说,他们的工作,是偶尔治愈,是常常帮助,还是时时安慰。 围城之内 人生百味 和不一样的人接触,自然也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。从业的这些年,穆医生和刘护士也有印象深刻的回忆。 来到医生跟前看病的,有两类人:一种是真有病的,另一种是装有病的。有些服刑人员将监狱的警医当做是掌握“自由大权”的人物,便试图在医生面前无中生有、蒙混过关。 穆医生就见过一些“戏精”。有服刑人员在医生面前常常摆出一副病怏怏、无精打采的模样,转头又生龙活虎、平安无事;还有人常常抱怨自己吞咽困难,食寝难安,体重飞速下降,然而在经过反复问诊后转送医院做详尽检查,检查结果却显示一切正常。警医也无可奈何。穆医生正在给病犯检查 面对梦想瞒天过海的服刑人员,警医的专业不会让他们“得逞”;对于真正饱受煎熬的病犯,他们则关怀备至,照顾周到。一位瘫痪病犯刑满出狱,终于能够回家,按照程序来说,警医必须陪伴其返乡,进行看照。该位病犯即使在使用药物的情况下,也无法自主排出大便,这时,刘护士便只能在路途中徒手将其粪便挖出。 这举动在常人眼里不免有些尴尬,但刘护士已经能够坦然接受。这就是他的工作,他没有怨言。刘护士正在工作 去年,新冠疫情期间,监狱作为人群高度聚集场所,对来往人员进行了严密的疫情监控。为了防控疫情,警医在监狱里头接近两个月没有换勤,在监狱内生活起居。而和工作人员一样不能随意流动的,还有服刑人员。 一位身患皮肤病的病犯情况严重,全身红肿、溃烂,在监狱医院内治疗无果,病犯的精神状况已经极度焦虑。警医替其紧急联络了尚有床位的医院进行治疗,其病情才慢慢好转。生命健康与警医的一举一动紧紧相连,病犯为警医的悉心关照深深感动,表示了真诚的感谢。警医进行查房 从事这一行,他们体会过辛劳,感受过温暖;他们识破过谎言,也收获过真情。围墙之内,人生百味。 信奉光明 热爱因尊敬而生 走出围城,对于穆医生来说,生活是简单的交际圈,及异乡不相同的风景。 穆医生是山东人,毕业于家乡的医学院,而后来到惠州工作。山东与广东的生活环境不尽相同,刚来到广东时,他不适应以米饭为主食的饮食习惯,也不适应湿冷的冬天和潮湿的回南天。 十年过去,如今穆医生已在这座城市安家,克服了来自异乡及工作环境的孤独感,也渐渐适应了这座城市舒适的生活节奏。监狱医院候诊大厅 从不适应,再到适应,再到热爱。对一座城市如此,对工作也是如此。监狱的警医,说特殊,也确实特殊,只因他们所面对的群体与环境,普通人难以接触;但高墙之下,法治森严,抛开想象,其实他们也与社会医护人员一样普通,恪尽职守,治疗安抚,与病犯之间,有着人与人最初的信任与温情。 高墙电网之下,他们带来了生命之光。如医学生誓词所述: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,是他们对每一个生命的尊敬,让具有双重身份的他们,始终信奉光明。 原标题:《惠州有一群医生护士,上班地点在监狱》 阅读原文